22

2011-07

曲镜:朝鲜战地小白鸽

新闻来源: 局企业文化部 浏览次数:时间:2011-07-22

 曲镜,女,汉族,黑龙江省安达市人,1933年9月出生,中共党员, 1951年2月入朝,在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工程总队医院任护士。在抗美援朝抢修铁路中,她不顾个人安危,勇敢救护伤病员,并用自己的鲜血挽救了一位朝鲜老人垂危的生命。在朝期间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1952年,获“全国青年团优秀团员”称号。1953年,她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五一”归国观礼代表团的成员,受到毛泽东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曲镜在少年时期的稚嫩心灵中,就有一个崇拜的偶像——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1948年冬,一个偶然的招工机会,她到三棵树铁路医院当了一名见习生。不久,又被推荐考入哈尔滨铁路工程学校卫生班学习,并在毕业时被留校任用。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并组建志愿军铁道工程总队,抢修战时铁路运输线。1951年春节刚过,哈尔滨铁路工程学校政委刘波在全院职工大会上,作投身抗美援朝的动员报告,之后又组织职工观看了揭露敌人侵朝罪行的《血海深仇》演出。职工们义愤填膺,作为青年团员的曲镜带头报了名。得知自己未被批准入朝后,曲镜找到政委询问原因。刘波告诉她年龄太小,不能入朝。曲镜当时就急了,争辩道:“我小可以长嘛,我到朝鲜战场绝对不会添麻烦,请领导放心”。在她的一再坚持下,刘政委也觉得好钢需要烈火炼,应该把这个小姑娘送到战地上去锻炼。最终还是批准了曲镜的请求。一位姓郭的人事干部,面对曲镜说,你这么小到朝鲜战地能行吗?到卫生列车工作吧,这里也有你的一些同学。曲镜听后,急忙用她自认为的道理反驳:“抗美援朝不过江,我不干,我要到朝鲜前线去。”2月上旬,她们随同入朝军列,跨过鸭绿江,到达铁道工程总队报到。曲镜被分配到铁道工程总队一大队设在孟中里的医疗所。
    孟中里医疗所刚成立不久,包括曲镜在内共有6人,医疗器械和药品非常缺乏,而需要抢救的基本是在反轰炸抢修中的重伤员。战场上是没有条件可讲的。器械缺乏,曲镜和同事们一起自己动手制作代用。没有镊子,到山上折来树枝去皮用开水煮后做成筷子,将两根筷子绑在一起代用;没有“探针”,就到朝鲜老乡家里找来竹竿儿,劈成竹篾,再磨成细小的圆针卷上棉球,经消毒后代用;没有消毒锅,就用敌人丢弃的钢盔烧水消毒。用小油桶、罐头盒子等,做了些简单的医疗和病员用具,如消毒器、水壶、大便器、小便器……,基本解决了抢救护理伤病员的急需。在朝鲜战场上,为保障伤病员的安全,伤病员多分散居住在朝鲜老乡的民房里,彼此相隔经常有几里路远。曲镜每天都要冒着敌机轰炸的危险,数次往返崎岖的山路间,到各住地为伤病员注射、换药、送水、送饭、洗衣缝补。她天天背着药箱、提着饭菜,既要躲避敌机轰炸,又要克服天黑路滑。虽然整天忙得头昏眼花,但想到自己多做一些工作就可以减少伤病员的一分痛苦时,曲镜就什么都忘记了,感到的只是愉快和光荣。1951年3月下旬的一天早晨,孟中里车站遭到敌机的猛烈轰炸,车站上的列车被炸起火了,浓烟滚滚并时有弹药的爆炸声。曲镜冒着敌机投弹、扫射,奋不顾身地与车站的值勤人员一起奋力抢救军用物资及伤员。同志们为抢救祖国人民用血汗送来的宝贵作战物资,拼死把烈火熊熊的车厢摘钩甩掉,使之与列车隔离开。敌机仍在头项盘旋扫射,突然,机车被淹没在烈火中。曲镜和另一名大夫连跑带爬地急奔司机室,看到有一位同志已昏倒,衣服上的火还燃烧着。她们见此情景,急忙冲上去把他身上的火扑灭,并将正在流血的伤口作了简单的止血包扎处理,迅速把火车司机救下机车。
    1951年6月9日,这一天正是我国传统的端午节。曲镜早早起床,为工作和佳节细心地做着各项准备。刚忙完,一伙朝鲜老乡抬着一位满腿是血的朝鲜老人来到医疗所。这位五十多岁的大爷因膝盖骨折,流血过多,生命危在旦夕。大夫和护士立即投入到紧张的抢救工作中,注射了生理盐水和葡萄糖,但并不见好转,老人已处于昏迷状态,面孔苍白,双眼紧闭,脉搏也越来越弱。朝鲜乡亲们哭诉着求大夫救回老人的性命。曲镜在一旁看到这一切,心急如焚。经研究,必须为老人进行截肢手术,否则,老人性命难保。但先要给老人输血,缓解老人伤情后,方可做截肢手术。可血液从哪里来?医疗所没有备用血液;老人是什么血型?所里无法化验,这又让医护人员为难起来。有人建议,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O型血”的人为老人输血。但是,入朝时急促,谁知自己的血型呢?这似乎又是一个不可解的难题。曲镜听到急需给老人输血的消息,急向大夫喊起来:“我是‘O型血’,输我的血吧,在国内我就是输血队员。”曲镜赶紧伸出瘦弱的胳膊,等待抽血的针头扎进静脉血管。几分钟后,医生抽取曲镜身上200毫升的鲜血,输进了正处于昏迷状态中的朝鲜老人身体里。垂危的老人渐渐苏醒了,微弱的脉搏也慢慢有力地跳动起来,老人睁开了紧闭的双眼。手术很顺利,朝鲜老人终于转危为安。经过短暂休息的曲镜,又偷偷跑去护理术后的这位老人。从死亡线上得救的老人欲报中国姑娘和医护人员恩德的心情难以言表,恳切地请求,让曲镜姑娘做他的干女儿,以表达救命之恩。曲镜愉快地接受了老人的要求。就这样在硝烟弥漫的战地上,她认了一位朝鲜干爸爸。从此,中国姑娘用鲜血和朝鲜老人凝成朝中父女情的故事, 在朝鲜战地和当地村民中传播开来。

    在朝鲜当地里委会召开的群众大会上,里委员长说:“中国护士用自己的鲜血,挽救回垂危老人的生命,这标明中朝人民的血是永远流在一起的。” 1952年7月,在朝鲜政府召开的一次庆祝胜利大会上,曲镜、郭金升和总队领导应邀出席会议,朝鲜女工部长还专门为曲镜戴上了光荣花。
    1951年7月初,曲镜由一大队医疗所调到总队工地医院。在朝鲜战场上,护送伤员撤离是十分艰辛的工作,曲镜多次主动请缨接受任务。在一次护送8名伤员撤离的任务中,突然遭到敌人的空中轰炸,霎时她们的居住地也遭到袭击。曲镜怀抱机枪掩护伤员们撤出住房。撤离后一查人数,发现下肢骨折依靠双拐的李春和仍在起火的房间里。曲镜不顾一切地冲进浓烟滚滚的屋中,将已倒地的李春和连拖带背地救了出来。当全员安全撤出驻地后,再回首一望,墙倒屋塌,他们的住屋已变为废墟,天又下起了大雨。曲镜带着8位伤员冒雨前行,忽然在前面的山坡下发现一片高粱地。曲镜灵机一动,就把伤员们带进高粱地。她告诉大家暂且隐蔽在这里,不要离开。这时天已黑下来,雨仍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曲镜把淋湿的衣服拧了拧又穿上,决定出去为伤员们寻找吃的和住地。她走出高粱地,在泥泞的崎岖山路上一次次滑倒了再爬起来,靠着手电筒的微光,好不容易在一处山坡上找到铁道兵的一支部队,为伤病员寻来了开水和食品,解决了一时的困难。
    曲镜在朝鲜战场上因抢救护理伤病员经历了许多风险,每遇危难,她都能坚持住,逢凶化吉,保障了伤病员的安全,被同志们誉为“战地小白鸽”。
    抗美援朝胜利归国后,曲镜不以功臣自居,精心做好组织交付的各项工作,曾担任铁四局医院院长。(作者:王传七  张涛)

上一篇:王保德:抢修铁路战场上的拼命三郎
下一篇:田志周:一心为公的好公仆
返回
集体婚礼

重走青藏线

第六届企业文化节

农民工专题

集团网群
推荐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