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2011-07

高殿禄:抢修铁路真英雄

新闻来源: 局企业文化部 浏览次数:时间:2011-07-22

高殿禄,男,汉族,黑龙江省巴彦县人,1930年出生。1951年5月参加抗美援朝,曾任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工程总队一大队一中队一小队班长。在抗美援朝抢修铁路中荣立二等功、一等功,荣获“中国人民志愿军二级英雄”称号,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三级国旗勋章。
    高殿禄,在日常生活中,性情温和,言语不多,哪怕和战士说话也是不笑不开口。而在险情横生的抗美援朝抢修铁路战场却判若两人,显示了他的铮铮铁骨。
    1951年6月4日,朝鲜战场上的一处抢修铁路工地,天气十分炎热,浓云越压越低,没有一丝风,闷得让人透不过气来。高殿禄领战士推着装满材料的平车向长水滩桥奔去。也许闷得让人焦躁、寂寞,战士们边推车,边扯着嗓子唱了起来。可是高殿禄却一言不发,十分警觉地仰视天空,因阴云阻隔视线很短。高殿禄说:“别唱了,今天是个阴天,我们要听听上空有没有飞机的声音,可不能麻痹呀。”刚到长水滩桥附近,高殿禄忽然听到敌机的嗡嗡声,高喊一声:“待避!”话音刚落,人们刚走出几步,从云中扎下6架F-86敌军轰炸机,轮番轰炸扫射。高殿禄突然发现,走在前面的一个名叫马宽的同志倒在路基上,敌机依然轮番俯冲扫射,弹片嗖嗖地与高殿禄擦肩而过。他奋不顾身地向马宽跑去,用自己的身体遮掩马宽。马宽腿部受伤,可能是血管破裂,鲜血汩汩不止,再流下去就有性命之忧,这时敌机更疯狂地紧追不舍,弹片在他们的左右飞过。高殿禄抱紧马宽滚下路基,急忙脱下新领的军衣,撕成布条,给马宽绑扎止血。他又冒着弹雨,把马宽背到防空壕。马宽疼痛难忍,呻吟不止。这时大雨滂沱,顷刻间,路面出现了斑斑点点的麻坑,如注的雨水也灌进了防空壕。“不能等待”,高殿禄向战士说,“快去找担架。”找来担架后,他和两个战士冒雨把马宽送到了医院。
    1951年8月的一天,美(军)李(承晚部队)特务潜入温泉隧道,将待避在洞内的军火列车点燃。高殿禄带领人员赶到时,浓浓的黑烟笼罩着隧道,前面像炒豆似的劈里啪啦地爆响着,在浓烟中还闪亮着团团的火球呛得人咳嗽不止,人是无法靠近爆响的车厢的。高殿禄仔细观察,爆响在前面,后面还有三节车厢没有引爆,如不及时处理,火势会迅速蔓延过来。“前方急需军火,怎能让它化为灰烬?”他想,“就是豁出命来,也要把这3个车厢的军火保住。”他和战友说:“现在抢救弹药的唯一办法,就是接近燃爆车厢,摘下钩来,把这3节车厢推出隧道。”有的人自告奋勇:“我去!”。“不”,高殿禄说:“如果我‘光荣了’,你们再接替我。”这是悲壮的告别,在爆响的军火车上摘钩,就是虎口拔牙,九死一生。他说着就跑上前去,突然回过头来高喊:“你们赶紧把后两节军火车推出隧道,将弹药扛到山坡的树林里。”引爆的弹头嗖嗖地从他头上飞过,他急忙趴在地上匍匐前进,越接近引爆车厢越热浪逼人,浓烟令人窒息,他憋着气,奋力向前爬,终于挨近引爆车厢,他奋不顾身地挺起腰来,摸着火烫的摘钩拉杆,当他手接触拉杆的刹那,竟发出吱吱的声响,高殿禄疼得像万箭穿心一般,他咬着嘴唇用力一拉,咯噔一声车脱钩了。“赶紧推车”。随着他的声音,战士们奋力将车厢推出隧道,他早已忘记了手的烫伤,领着战士一鼓作气,把3车弹药卸完,把弹药全部隐藏在山坡的灌木丛中。这时山上响起了空袭警报,高殿禄听听洞内的爆炸声逐渐稀疏了。“这几节车皮也不能让敌机炸掉。”他想到这里说:“快把空车推进隧道!”刚把车皮推走,敌机就扎下头来,投弹扫射。敌机走后,高殿禄又进隧道侦察,无弹药的引爆声了,他领着人把余火扑灭,处理好线路后,又用起重机械将脱轨车厢复位。然后又将三节空车厢推出洞外,将弹药重新装上车厢。高殿禄和他的战友们已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了,直到军列开出温泉隧道,他们才蹒跚地走到山坡下躺下来休息。这时高殿禄才抬起右手看看,手上的白泡像鸡蛋一样大。
    高殿禄浑身是胆,而且眼快心细,沉着冷静,善于发现问题,因此,遇到什么险情,都能化险为夷。1951年9月的一天,在万城车站,一列回空车,装载着上百辆被敌机炸毁的车皮,运回国内维修,就在火车鸣笛启动后,高殿禄取料走到站台,发现有一节被炸毁的车皮,因没捆绑好,再加路上颠簸、停车晃动,车皮的一端插在地上,无人察觉。如不及时处理,就会将枕木、钢轨拖破,造成列车颠覆的重大事故。高殿禄拼命地喊着:“停车,停车!”司机毫无反应。高殿禄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机车,又拣起石子砸司机棚,这时司机才发觉高殿禄,同时,也听到列车震动的异常之声,采取紧急制动。司机下车看见那节落地的车皮,惊得不知如何是好,侥幸的是列车刚刚启动,运速缓慢,没有酿成大祸。高殿禄让战士取来轻便起重机及撬棍,把那节车皮吊起,又调节车上的车皮,安排得严丝合缝,重新捆结实。火车司机既愧疚,又感动地说:“若不是你们发现,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这不是夸大其词,前面不远就是大宁江桥,如在那里车皮坠下,整个列车势必翻在桥下,那将会车毁人亡。
    1952年5月的一天夜里,高殿禄在古邑——定州区间巡察线路,忽然枪声四起,这是报警的信号。他警觉地向上空仰望,空中果然亮起了照明弹,照明弹接连出现,如同白昼,偏偏在这个时候,听见了军列轰隆的行进声,列车愈来愈近,6架敌机疯狂地向列车扫射、轰炸,一节装载军粮的车厢被炸起火,覆盖军粮的草帘越烧越旺,燃烧的草帘成了最惹眼的攻击目标。在这千钧一发之时,高殿禄纵身一跳,抓住车厢把手,爬上被燃车厢,他先是用手扑打,后又揭起被燃草帘扔在车下,手烫得不能再扑打,就穿着军大衣在火上滚,终于将火救灭,大衣顷刻间千疮百孔,他无奈地抛在车下。他向前一望,机车烟囱还冒着成串的火星,也成了鲜明的攻击目标,他眉头一皱跃上前面的闷罐车,上面有步行道,他像飞侠似的越过一节又一节,几乎忘记是在奔驰的列车上,如履平川一样,迅速爬上机车,高喊着:“关风阀!”司机随手将风阀关掉,烟囱再不冒火星了,终于甩开敌机的追逐。这一切如同神话一般,在敌机轰炸扫射下,在前进的列车上,高殿禄行走如飞,这是多么惊人的壮举。
    1952年5月16日,高殿禄领着他的工班,在372公里处抢修,突然12架B-51型轰炸机袭来,俯冲扫射、轰炸。弹片擦伤了高殿禄的头部,鲜血灌到脖子下边,衣服都染红了,他用手捂着伤口,仍然指挥工人待避,并观察敌机动向以及线路的毁坏情况。同志们催他快离开,他刚迈两步,便昏倒在地上,待他醒来时,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入院一个星期,他伤势还未痊愈,就坚决要求出院,医生觉得劝阻也无用,只能放行,但在出院证上写道:“回队继续休养,半月之内不能上工地”。回到队里,小队长、指导员派人看着他,哪里能看得住,头上还缠着绷带,就到现场抢修去了。战士们见班长这样顽强,无不为之感动,只有使尽力气、提前完成抢修任务,才是对班长的最好回应。
    由于连续战斗,高殿禄体质越来越虚弱,并一度患了重感冒,领导让他休息,他坚决不下火线,领导无奈,就让他在大宁江桥担任领车任务。1953年初,敌机不分昼夜,变本加厉地轰炸封锁大宁江桥。1月10日夜,敌军B-29、B-51等混合机群又来轰炸大宁江桥,每次轰炸,高殿禄都冒险去检查桥梁破坏情况,当他发现有一孔桥梁被炸坏时,正要打电话报告,这时由岭美开来一趟上行列车。他拼命地向桥头跑,迅速用号志灯将列车拦住。1月下旬的一天夜里,有一趟列车由于机车故障,发生运缓事故,车的运行速度如步行一般。高殿禄担心又有列车开来,他警觉地离开列车奔向前方,果然听见列车隆隆地行进声,显然后面的列车并未发现前面列车,车速不减,越来越近,高殿禄一边鸣枪,一边举起号志灯。司机终于听见枪声,探出头来,看见红色号志灯,才减速停车,避免了重大追尾事故。
    高殿禄不仅勇敢无畏,而且哪里艰苦就冲到哪里。他在岭美工地腰部负伤以后,不但没下火线,又担当起大宁江第四便桥码砌基础的任务。在零下30度的严寒里,他带头跳进江里码砌基础,冰水浸透了他的棉裤,满身结冰,人同冰柱一样。冻得发僵时,上岸喝几口酒,然后再继续干,一连干了7天才完成这个艰巨任务。高殿禄常和战士说:“从我们跨过鸭绿江那天起,就时刻准备着和形形色色的困难斗争。不畏艰苦才能建功立业,哪有舒舒服服的功臣呢?”他对战士不只是言教,而且是以自己的行动,来激励战士们。1951年6月中旬抢修大宁江桥墩搭枕木垛,桥墩左右全是弹坑,枕木都在弹坑里被泥水浸泡掩埋着。高殿禄带头跳进没腰深的泥水里扒枕木,然后把扒出来的枕木递给战友运出。油枕很重再加上泥水,举起一根枕木便累得汗水津津了,他干了一会变成了泥人,呼吸都十分困难,他咬着牙不停地把枕木扒出,再递上去。战友们心疼地说:“上来吧,班长,我们换换你。”他坚决地说:“换啥,我已经这样了,你们快运吧!”他一口气坚持了3个多小时,再弯下腰去,用手排摸坑底,确认枕木已捞完,这时他连爬出弹坑的劲都没有了,战士们把他拉了上来,他躺在泥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1952年9月在大宁江桥抢修,天气已经凉了,高殿禄用木排运送脚手架用的木杆。湍急的江水闪着青光,喷着白浪,冲击着桥墩,不时哗地一声,泛起几柱白色的水花。高殿禄小心翼翼地撑着木排,他拼力向桥墩冲击,不料一股巨大的浪头和漩涡把木排掀翻了,脚手杆也都滚到江里,他机灵地闪在一旁,然后又抓住木排,在战友的帮助下,将木排拴稳,扭身又去打捞木杆,再一根一根将木杆装在木排上,尽管浑身打颤,皮肤都变成了青紫色,依然咬紧牙关,坚持把木杆送到指定位置,按时搭成了脚手架。
高殿禄在工作中善于动脑筋,想办法。他在大宁江桥钉道时,因在漆黑的夜里,看不准道钉,锤头常常打空,进度缓慢。他灵机一动,先用粉笔把道钉头抹成白色,这样一来,目标明显,工效加倍提高。但他还不满足,又提出“三快”的口号:道钉要钉快,量道放尺快,上配件要快。在此基础上又提出“五好”:道钉要钉好,不能前仰后合;道尺要卡好,不偏斜;提高加宽要找好,合乎尺寸;方向水平要找好,达到标准要求;捣固要捣好,使枕木稳定。这些措施,既提高钉道速度保证质量,也提高了列车的运行速度。
    险情横生方见英雄本色。高殿禄浑身是胆,怀有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的赤胆忠心,在20世纪50年“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战场抢修铁路的硝烟中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文稿整理:佚 名)
上一篇:张静之:南征北战跟党走
下一篇:王保德:抢修铁路战场上的拼命三郎
返回
集体婚礼

重走青藏线

第六届企业文化节

农民工专题

集团网群
推荐阅读
更多